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贏時勝IPO:巨大的恒生電子擋住路

贏時勝IPO:應收賬款逐年攀升是淨利潤1.6倍,巨大的恒生電子擋住路

  理財週報IPO實驗室研究員 田小蕾/文

  繼深圳財富趨勢之後,與金融企業業務密切相關的軟體類企業出現在預披名單中。

  5月17日,深圳贏時勝資訊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贏時勝)招股書申報


相關公司股票走勢





稿出爐,擬衝刺創業板。為贏時勝IPO保駕護航的是國金證券,保代張琪和周梁輝,這是國金證券今年以來的第10單登上發審委的IPO專案。

  贏時勝靠為銀行、券商、基金、信託等金融機構提供資產管理和資產託管類定制軟體服務為生,該業務的收入占比高達70%以上。

  而此領域,擋在贏時勝面前的,是恒生電子(600570.SH)、金證股份(600446.SH)等老牌上市公司。

  “九成以上的基金公司都在用恒生電子的產品,大銀行也基本都是恒生的客戶,尤其是在理財產品線,恒生的市占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券商這塊蛋糕,恒生電子和金正股份各自瓜分一半,信託公司以前沒錢的時候用一些雜牌產品,現在有錢了也喜歡用恒生的。”一位軟體行業分析師向理財週報記者描述了贏時勝所處的市場環境。

  業務單一的贏時勝,何以保證客戶的持續性以及業績的成長性?

  相當於1/7個恒生、1/3個金證

  除服務費外,定制軟體開發和銷售業務是贏時勝的主要收入來源。招股書顯示,2009年-2011年,該公司定制軟體開發和銷售業務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為71.23%、80.03%和72.62%。

  招股書中,贏時勝把恒生和金證列為主要的競爭對手。但恒生電子和金證股份無需面臨業務單一的風險,除定制軟體開發和銷售以及服務外,恒生和金證涉及自製軟體開發銷售、系統集成等業務。2011年,恒生電子的自製軟體銷售收入占其軟體類收入的57.5%。

  2011年,恒生的軟體類收入達8.16億元,金證為4.3億元,而贏時勝只有1.26億元,僅為恒生的1/7、金證的1/3。

  “受制於單一的主營業務,贏時勝想要做大很難。”上海某券商軟體行業分析師指出。

  不過,即使在定制軟體服務方面,贏時勝也並沒有明顯優勢。2011年,恒生電子定制軟體銷售收入為1.5億元,金證股份為1.18億元,而贏時勝則為9134萬元,僅為恒生電子的60.8%。

  此次IPO,贏時勝計畫募集1.93億元,主要投向資產託管和管理業務系統平臺建設、客戶中心建設、研發中心建設。在恒生電子的強壓下,其募投專案前景令人擔心。

  值得注意的是,據招股書顯示,此次募投專案將產生4.2億元折舊費,如果專案收益期內每年達不到7015.18萬元的營業收入,就會對公司的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核心產品受威脅

  贏時勝最大的客戶是基金公司,其次是銀行。

  招股書顯示,2009年贏時勝來自基金公司和銀行的收入占其營收的比例為41.97%和36.73%,2010年為43.3%和28.11%,2011年為40.51%和30.70%。

  截至2012年3月,贏時勝客戶在託管銀行、基金公司、證券公司、信託公司、保險公司的覆蓋率分別為89.87%、83.33%、54.08%、27.67%、27.46%。

  “據我們瞭解,大部分基金公司在估值這塊採用贏時勝的產品,”用過贏時勝估值核算類軟體的基金公司告訴記者,“也不是因為有什麼特殊優勢,只是一開始能做這個的不多,沒什麼選擇餘地,所以就一直用下來,已經用了三四年了。不過投資交易管理我們還是用恒生的。”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九成以上的基金公司都是用恒生的投資交易管理類軟體,這也是資產管理最核心和技術含量最高的一塊業務,只要在這一塊站穩腳跟,其他模組恒生也能做,他們就會傾向於使用同一公司的整套軟體產品,不會換來換去,而恒生的核算估值類軟體也越做越強,贏時勝想要保住自己的這點市場不容易。

  贏時勝主要涉及核算估值、投資交易、資金清算、風險績效、資訊披露、數據中心六大類軟體產品,其中核算估值類軟體最具優勢,但這類軟體的收入貢獻在逐年下降。2009年,核算估值類軟體為贏時勝貢獻了71.45%的收入,2010年為53.06%,2011年為44.85%。

  雖然贏時勝聲稱與54.08%的證券公司有業務聯繫,但市場前景並不樂觀。“證券公司幾乎被恒生和金證兩分天下,即使採用贏時勝的,也可能僅限於一兩個模組,如估值核算類軟體,體量比較小,”上述業內人士說,“其他的沒必要用它的,恒生做的都不錯。”

  據記者瞭解,國泰君安資管、信達證券資管、東方證券資管用的都是恒生電子的一整套軟體。

  2009年-2011年,贏時勝的投資交易類產品收入貢獻分別為10.65%、13.15%和19.48%,雖然穩中有升,但要和恒生電子搶市場,無異是以卵擊石。上海某券商人士表示,“金融機構都比較守舊,從購買軟體到後期維護需要長時間磨合,輕易不會更換供應商。我瞭解的周圍同行幾乎都是用恒生的。”

  銀行資產託管方面,雖然贏時勝擺脫了恒生的威脅,但體量不大,只占營收的30.7%。“銀行的IT力量較強,很多都是用自己開發軟體,比如工行。而且銀行的議價能力高,從他們身上賺不到太多的錢。”上述業內人士說。

  應收賬款是淨利潤的1.6倍

  贏時勝還有一塊陷入窘境的便是其現金流狀況。

  雖然公司完工驗收的專案增多,預收賬款逐年減少,但其現金流卻不增反減,2009年-2011年,贏時勝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分別為2540.05萬元、1883.27萬元、1154.39萬元。

  拖累贏時勝現金流的是其應收賬款的逐年攀升。2009年至2011年,贏時勝應收賬款分別為1116.16萬元、3116.25萬元和5523.84元,分別占營收的15.83%、30.67%和43.7%。

  2011年,贏時勝應收賬款占去營收的近一半,是其淨利潤的1.6倍。而同期恒生應收賬款占營收的比例僅16%,金證僅8.8%。

  此外,應收賬款的周轉率也逐年降低,2009年-2011年分別為8.69次、4.80次和2.92次。2011年末,贏時勝3年以上賬齡的應收賬款達137.51萬元,同比2010年增加了5.6倍。

  贏時勝曾試圖以內控的形式防止壞賬,制定了內部客戶信用期,分為四檔,信用期限從4個月到10個月不等,然而效果卻並不理想,2011年末超出內部信用期仍未收回的應收賬款由2009年末的260.94萬元上漲至869.44萬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