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波音查爾斯頓建廠遭華盛頓工會歷史性勞資訴訟-2

1996年,由於美國國防部削減經費,在查爾斯頓地區存在了95年、給南卡羅來納州提供最多就業機會的美國海軍基地宣佈在當年4月關閉。雖然美國海軍空間和海洋作戰系統指揮部 (SPAWAR,全美一共兩個指揮部,另一個在西海岸加州的聖地牙哥)、空軍基地、聯邦執法培訓中心(FLETC)以及可與西點軍校媲美的要塞軍事學院(The Citadel)的存在,仍可證明查爾斯頓的軍事戰略地位。但海軍基地的關閉在很大程度上說是把查爾斯頓地區除旅遊之外的另一大經濟支柱產業——軍工業掏空了一大半,直接造成了大量失業人口,以及經濟結構嚴重依賴旅遊業的不平衡現象。這是南北戰爭失敗以來,查爾斯頓地區乃至整個南卡羅來納州的經濟所面臨的最嚴重的考驗。CRDA就是在這個歷史背景下成立的,這個由南卡羅來納州政府和查爾斯頓地區私有企業共同出資成立的非營利性組織,為有意前來投資的國內外企業提供從選址、挑選合作夥伴、培訓工人、當地稅收政策、政府關係等一站式免費諮詢服務,其宗旨和任務是吸引國內外投資、大力發展高端製造業,從而發展、平衡經濟結構,促進當地就業。

  在查爾斯頓採訪期間,記者們被安排參觀數十家在當地投資的外國製造業企業,其中德國企業占了絕大多數,投資領域涵蓋了汽車配件、航空航太以及醫療器械等行業。CRDA把德國投資在當地外資占壓倒性比例的原因歸結為“寶馬效應”——德國寶馬(BMW)的成功使得更多德國企業認識到了查爾斯頓的優勢。被採訪的企業則把“查爾斯頓優勢”歸結為低廉高效的勞動力,直通美國和全球市場的便捷物流設施,政府政策的大力扶持以及一流的生活環境。早報記者採訪的切身體會是,開始以為查爾斯頓只是有文化歷史積澱、氣質版的邁阿密,經過瞭解之後,發現她還是走相對高端路線、風光旖旎版的中國東莞。

  在美國製造業企業紛紛遷往海外的大潮中,南卡羅來納州卻吸引了200多家國際企業落戶,其中著名的案例包括德國寶馬(BMW)、德國博世(Bosch)、法國米其林(Michelin)以及中國的海爾。

  然而再大牌的國際企業也無法同波音帶給查爾斯頓和南卡羅來納州的榮耀相提並論。波音787查爾斯頓總裝工廠和交付中心落成揭幕典禮當天,南卡羅來納州各界政商名流全體出動,早報記者與當地的市民、波音高層以及1200名波音當地雇員一同見證了這個對於查爾斯頓和南卡羅來納州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時刻。南卡羅來納州州長妮基?哈蕾(Nikki Haley)說:“波音選擇南卡羅來納州再一次證明了我們州在高端、高科技製造業上的優勢,我們向全世界敞開大門,歡迎中國企業來南卡羅來納州投資。”

  根據波音和南卡羅來納州簽署的專案備忘錄,州政府財政撥款4500萬美元專用於培訓787客機生產線的工人,而波音承諾為當地創造3800個直接就業機會。而根據CRDA預測數據,波音將為當地直接或間接創造15000個就業機會,總共為南卡羅來納州帶來59億美元經濟效應。當地的媒體把波音的落戶比喻為查爾斯頓這輛優雅的“古董車”安上強大引擎,期待“波音效應”為南卡羅來納州打造全美高端製造業基地起積極作用。

  歷史性勞資糾紛:

  波音VS美國聯邦政府

  波音落戶查爾斯頓在創造當地製造業歷史的同時,也在為美國勞資關係的歷史寫下新的注腳。

  近幾十年間,波音和工會的關係一直不十分和諧。從1977年至今,代表波音在華盛頓州雇員利益的國際機械師及航太工人聯會(IAM)先後共發起了5次罷工,其中以2008年持續58天的大罷工最為嚴重,那次罷工給波音造成2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罷工也被認為是波音787客機一再延遲交貨的主要原因之一。2008年的罷工,波音最終作出妥協,同意給工人大幅度增加工資、福利、養老金,但是波音提出的“10年內不罷工”的條件卻遭到了工會的斷然拒絕。

  面對華盛頓州巨大的工會勢力以及巨額的積壓訂單,波音選擇了另覓出路。波音最初留意到查爾斯頓的主要原因是,787客機後段機身的合同供應商沃特飛機工業公司(Vought Aircraft Industries)的工廠就設在查爾斯頓。2009年7月,波音從沃特手中購買了這部分業務,於是想到了與其把機身運到華盛頓州的埃弗裏特去組裝,何不研究一下在當地另建一個組裝工廠的方案。面對波音可能帶來的巨大經濟效應,從南卡羅來納州政府到查爾斯頓市地方政府層層都開了綠燈。為吸引波音的落戶,南卡羅來納州的立法機構特意批准了一個涵蓋了基礎設施、培訓以及賦稅減免的一攬子獎勵方案,根據國際機械師及航太工人聯會的評估,該一攬子獎勵方案價值1.7億美元。

  除了當地政府的政策和財政支持,波音最終選擇南卡羅來納州的重要原因是,南卡羅來納州屬於美國22個被稱為“right to work”——充分保障非工會會員就業權的州之一。在華盛頓州,一旦一家公司的工人投票決定成立工會,每一個雇員都會被強制要求加入,每月工會費自動從工資裏扣除;而南卡羅來納州法律禁止把取得工會會員資格作為獲得工作的前提條件,強制要求加入工會被定為非法。在充分保障非工會會員就業權的州裏,工會勢力相對薄弱。

  當記者詢問在查爾斯頓投資的跨國企業為什麼選擇查爾斯頓時,“這裏的工人不罷工,效率高”,幾乎是每個企業都會提到的重要因素之一。這句大實話聽起來也許有些政治不正確,但是毫無例外,在美國投資的製造業企業全部選擇了保障非工會會員就業權的22個州。

  2010年3月26日,當波音落戶查爾斯頓一事已成定局之後,國際機械師及航太工人聯會向美國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s Board,NLRB)提出指控,稱波音在南卡羅來納州建造787客機第二家總裝工廠的決定是出於對華盛頓州罷工工人的一種“報復”行為,意在脅迫他們放棄將來罷工的權利,宣稱波音的這一行為違反了美國國會1935年制定的《國家勞動關係法案》(National Labour Relations Act)。

  《國家勞動關係法案》的核心內容是保障工人結社和行使集體談判(collective bargaining)的自由。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則是由此法案的頒佈而應運而生的具有准司法性質、負責調查和解決勞資糾紛的獨立聯邦機構。委員會由美國總統任命並通過美國國會批准的4名委員和一名總律師組成。2011年4月20日,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的代理總律師支持國際機械師及航太工人聯會的指控,正式向波音提出控告,稱其將第二條波音787組裝線從有工會組織的華盛頓州遷移到無工會組織的南卡羅來納州是出於歧視工會的原因,要求法庭強令波音將南卡羅來納州的工廠關閉,搬回華盛頓州。

  南卡羅來納州州長哈蕾在波音查爾斯頓工廠落成揭幕典禮之後接受來自世界各地媒體群訪時撂下狠話說:“規定企業可以在哪個州,不可以在哪個州開廠,工人可以在哪里不可以在哪里上班,非常不美國。停止欺負我們的工人,停止欺負波音!他們(指工會勢力)的行為只是想證明自己依舊有存在價值的最後一次企圖。”哈蕾關於工會存在價值的言論令同行的德國記者感到十分驚愕,這位記者事後反復重聽採訪錄音再三確定哈蕾真的講過這樣的話,因為在她看來,如果哈蕾的言論放在社會主義盛行的歐洲尤其是德國絕對是政治自殺行為,“也許那些政客心裏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絕對不可能說出來。有點明白為什麼精明的德國企業都在南卡羅來納州紮堆的原因了。”

  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是美國資本主義發展最為迅速的時期,壟斷資本主義不斷擴張,政府、員警、新聞媒體被各大財團控制,工人基本權利受到侵害,勞資關係嚴重惡化;當時的外部大環境是俄國十月革命取得勝利,工人運動的浪潮席捲全球。旨在緩和勞資關係,引導社會走改良而非暴力革命路線的《國家勞動關係法案》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產生的。

  但時過境遷,目前美國勞資關係已經從100年前的血汗工廠、勞資激烈鬥爭階段逐漸歸於平靜,由於國民生活水準多數已經達到中產,越來越多的工人對參加工會不感興趣,全美工人加入工會的比例為12%,而根據CRDA提供的統計數據,在保障非工會會員就業權的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地區工人加入工會的比例只有2%。近些年來,美國工人運動也有走向另一極端的趨勢,有關工會“漫天要價”、“無理取鬧”的事件並不少見,很多人更是把美國的三大汽車製造商——通用、福特、克萊斯勒敵不過其日本和韓國競爭對手、深陷危機的主要原因之一,歸結為密歇根州工會勢力強大,工人工作效率低下。

  考慮到美國勞資關係的現狀以及選舉政治的因素,作為共和黨的南卡羅來納州州長發出上述言論不足為奇。同樣,NLRB選擇支持國際機械師及航太工人聯會所體現出的價值取向,也被解讀為奧巴馬所領導的民主黨為了選票向工會妥協的行為。2010年8月,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了《美國製造業促進法案》,這一受到民主黨和共和黨一致歡迎的法案核心內容是重振美國製造業,提高美國製造業的出口競爭力,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由總統任命的NLRB成員作出對波音採取聯邦政府訴訟的決定,被認為是美國政府在扼殺而不是創造就業機會,這一決定將把美國最優秀的企業推向海外,與奧巴馬政府的振興美國製造業戰略背道而馳。

  “我們最優秀的企業如果不能在南卡羅來納州立足,難道是要把它們推向中國南方嗎?”多篇美國媒體社論都採取這樣的論點。奧巴馬目前正受到多方壓力,要求他公開支持波音。6月22日,由奧巴馬提名出任美國商務部長的約翰?布賴森(John Bryson)已明確表態稱,NLRB針對波音的訴訟決定是錯誤的。

  這起波音VS聯邦政府的訴訟在歷來資本有權自由流動的美國是史無前例的,有望對1935年制定的《國家勞動關係法案》進行迄今為止最徹底、最深刻的司法解析。6月14日,代表波音和NLRB的律師已在西雅圖出席了首次聽證會,雙方各執一詞。NLRB律師引用波音高管在公開場合發表的言論證明,波音選擇工會實力薄弱的南卡羅來納州是對華盛頓州波音工人罷工的直接報復行為。而波音律師則反駁說波音沒有打算關閉發生罷工的工廠,也沒有削減在華盛頓州的工作量,更沒有解雇那些參與罷工的工人,之所以選擇再建一個工廠,只不過是決定要在一個勞資關係更為融洽的州提高產量而已。審理此案的行政法官克利福德?安德森(Clifford Anderson)表示,會儘快作出裁定,但是沒有給出具體的時間表。

  無論安德森法官作出什麼裁定,輸的一方一定會提出上訴,案件將被移交到NLRB的4名委員處,這個上訴過程將持續3年,如果不服NLRB 4名委員的裁定,還可以繼續走司法程式,直到最終上訴到最高法院。安德森表示,由最高法院做出最終司法解釋的過程到底要持續多久很難預測,他說:“到那個時候也許我已經退休了,或者已經死了。”

  對於查爾斯頓總裝工廠的近期運作而言,目前正在開始的馬拉松式的聯邦訴訟可謂是毫無影響的。“第一架在查爾斯頓組裝的波音787客機將於2012年交付使用,這是毫無懸念的。”南卡羅來納總裝工廠總經理傑克?瓊斯非常肯定地說。
返回列表